理想商务网_在线客服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 » 社会新闻 » 正文

首批科创板上市25家企业齐聚上交所5家北京企业亮相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9-03 08:51:46  浏览次数:21
核心提示:原标题:交控科技:搭建地铁信号“科研生产线”交控科技是北京市轨道交通亦庄线示范工程中的CBTC核心设备供货商。A 这家企业是做什么的?为轨道交通开发“大脑与
原标题:交控科技:搭建地铁信号“科研生产线”

交控科技是北京市轨道交通亦庄线示范工程中的CBTC核心设备供货商。

A 这家企业是做什么的?

为轨道交通开发“大脑与神经”,让轨道交通更顺畅、更安全。

B 这家企业的盈利情况如何?

2016年-2018年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达11%。

C 这家公司的客户和股东是谁?

曾是北京地铁亦庄线、昌平线设备供货商。第一大股东为京投公司。

近日,首批科创板上市25家企业齐聚上交所,5家北京企业亮相,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交控科技”)就是其一。

郜春海,本科与研究生均在北京交通大学就读,随后留校任职。如今他已是交控科技的领军人物,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。在成立交控科技之前,在北京交通大学轨道交通控制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,郜春海带领着一群20岁出头的学生,率先开展了自主CBTC信号系统核心技术研究。

“受气”成为动力

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我们国家地铁建设速度越来越快,当时北上广等城市的轨道交通信号系统基本都靠引进,价格十分昂贵。”回忆起交控科技成立时的情况,郜春海表示,当时轨道交通信号系统的引进价格大约为1500万元/公里,由于我国不掌握核心技术,价格一直不断上涨。尽管付出了高额费用,我国技术人员和外国公司交流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。

“有外国人不愿意回答我们的问题,认为解答了也没用。”郜春海说。

郜春海回忆,当时轨道交通信号系统方面的设计单位、业主单位对此研究都不多,谈判、交流时特别希望了解更多情况,不过大家都“吃了闭门羹”。“当时外国技术处于垄断地位,一来是出于技术保护,一来人家就不愿意告诉我们”。

另外,轨道交通信号系统的寿命周期最长可达20年以上,想让该系统在20年内发挥最大功效,这对技术人员知识掌握要求很高。

在轨道交通信号系统引进过程中“受的气”,成了郜春海自主研发信号系统的动力。
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

“我当时没想创业,只是因为在大学教书,就和几个人想着一起研究研究,如果能取得一些技术性突破,还能成为给学生讲课的素材,但是最后能不能把技术投入到应用,确实没有太想过。”郜春海笑着说,自己是做原始创新的人,当时并没有迫切的动力将技术进行成果转换,只想“试试看”,学校领导也支持。

就这样,郜春海的团队开始了研究,机会在不经意间降临了。2007年9月28日,郜春海仍能清晰地记得此日期,这是北京地铁5号线预计开通却没有开通的日期。

“5号线为什么要延期开通?”当时,领导反复问此问题。郜春海记得,在技术人员罗列的几个核心问题中,信号系统不到位就是其中之一。“当时我国轨道交通信号系统一直从国外引进,5号线预计开通的时候,信号系统还没有调试好”。

“那时候可以说是5号线的契机‘逼’了我们一把。”郜春海说,在领导追问之下,人们发现我国有一批人在研究轨道交通信号系统。当时,郜春海和团队人员的年纪在30岁上下,得知研发的技术有机会得到应用更有干劲。

基建带动技术迭代。如今回头看,郜春海认为,自己无意中抓住了技术进步的最佳时间窗口。西方技术迭代得益于上世纪50-70年代基建大发展,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我国进入了基建飞速发展时代。

郜春海说,每个国家技术迭代的背后都有基建建设周期。西方再过10-30年会进入下一周期。在此之前,我们的技术能领先西方2-3代,就能对西方进行技术输出,让对方使用我们的技术。“这个反超的机会,我们得抓住。”

亦庄线,就是被抓住的机会。资料显示,交控科技是北京市轨道交通亦庄线示范工程中的CBTC核心设备供货商。实际上,亦庄线也是我国第一条使用自主研发信号系统的地铁线路。

从亦庄线开始,大家意识到,我国能自主研发并掌握轨道交通信号系统,“大家就是从那时发现,这东西也没那么难嘛”,郜春海笑道。

安全认证“过关”引起轰动

官网介绍,交控科技2009年12月成立,是国内首家掌握自主CBTC信号系统核心技术的高科技公司。这背后,有交控科技在推广技术路上曾“头疼不已”的安全认证。

郜春海说,在研发信号系统时,最重要的是系统安全,而最制约发展的是当时对国际安全认证所知甚少。在进行推广和应用时,对方询问该系统是否安全,需要有拿得出来的证明。

郜春海当时就提了两个要求,第一,对照西门子等跨国集团的国际统一标准技术指标去做系统;第二,跨国集团获得的第三方安全认证,我国也要拿到。“我们要在技术上、认证上都和对方对标,才能客观证明自己系统的安全性。”

定下标准后,郜春海就兴致勃勃地前往英国学习,结果“被泼了一盆冷水”“心都凉了”。“国际安全认证,需要对复杂的系统做拆解,每一个风险可评估、每一个环节可追溯、整个认证环节专人专项互不干扰”,郜春海称,这是他在英国学到的第一堂课。

郜春海举例称,在安全认证体系下,推进一套系统需要花一年的时间识别大概2000个风险,将风险分为0-4级,每个级别对应不同危险系数,危险等级最高的风险需要三个工人配合完成,一个人购买原材料,一个人设计,一个人检查,这一套系统对人员岗位分配要求非常精准。

在国际第三方安全评估进行认证时,工作人员会到交控科技进行抽查,随便抽取几个项目,检测是否能将项目的每一步对应到人,风险是否明确、可控。

郜春海将这套系统形容为“研发的生产线”,而亦庄线就是该系统第一次拿到国际第三方安全评估认证的项目,在当时轨道交通领域引起了轰动。

在交控科技推行轨道交通信号系统自主研发的这些年,信号系统的价格已经从当年的1500万/公里下降至800万/公里左右,大量成本被节约下来。

“交控科技发展到现在,最有压力的时期已过去了。”郜春海表示,“走到今天,我可以很自豪地说,中国轨道交通信号领域已经完全实现自主化。”郜春海表示,在国家的重视之下,希望未来我国研发的芯片也可以替代更多国外芯片,在更多领域实现国产化、自主化。

新京报记者 林子 

编辑 王宇 校对 张彦君

 
 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 
不良举报  文明转播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